專訪聚焦
慧榮點將錄
首頁 > 人力資源專區首頁 > 焦點人物 > 專訪聚焦 > 旅遊開闊經營視野 慧榮總經理 苟嘉章 發願環遊世界
旅遊開闊經營視野 慧榮總經理 苟嘉章 發願環遊世界
 

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9-04-30財經版

面臨2019年NAND Flash價格下滑,客戶備貨轉趨保守,全球最大Flash控制晶片廠慧榮科技總經理苟嘉章,依舊馬不停蹄地往返全球各地,與客戶、供應商密集開會。他在忙碌公務之餘,仍撥空欣賞當地風光與美食,並將所見所得,以文字和照片點滴記錄在臉書。看著他的臉書,如同跟著他的腳步瀏覽了全世界的景點。

採訪當天,問到慧榮未來10年的方向、展望,因為是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的緣故,苟嘉章說話總是再三斟酌,但是一提到旅遊與美食,他立刻話匣子全開侃侃而談,並不時打開手機分享美景與美食照片。

苟嘉章在埃及沙漠中騎乘駱駝。

苟嘉章遊日,在越後湯澤滑雪場滑雪。

飛日本已超過300趟

走進苟嘉章辦公室,除了一張辦公桌、一台跑步機,滿滿的都是他踏遍各國的「戰利品」,玻璃櫥窗裡擺滿來自各地的小紀念品,擺不下的、體積大的,就沿著辦公室牆壁放了一圈,購買地包括日本、韓國、中國、泰國、柬埔寨、越南、土耳其、埃及、歐洲……。
苟嘉章指著地上一座米白色外型像毬果的擺飾,相當精緻特別,是他最喜愛的收藏,由一片片貝殼所組成,高約50公分,體積並不小,帶回台灣還費了一番功夫,運費就高達500美元,比物品本身的價格還貴。
苟嘉章說,1988~1995年間服務於威騰(WD)時,他主管的行動裝置繪圖晶片在日本擁有將近100%的市場,最大的客戶就是東芝(Toshiba)和日本IBM,所以每年從舊金山飛東京20~30次。曾有一次,一周內飛了東京2次,在東京開完會後一天內飛回舊金山,相當瘋狂的公務行程安排。
到目前為止,苟嘉章去日本300餘趟,讓他把東京的五星級酒店全部住過一遍。苟嘉章說,可惜當時太年輕,呆板又傻氣,只顧著忙於工作,卻沒能花時間仔細看看日本。
苟嘉章3年前曾許願,希望在5年內,利用去日本出差或假期,將大東京地區所有喜歡的五星級酒店再住過一遍,深刻體驗日本文化。就在今年4月上旬,他去了新宿的東京柏悅酒店(Park Hyatt Tokyo),距離上次造訪已是24年前。到目前為止,苟嘉章的願望清單有15間酒店,只剩3間就完成心願。 
 
由一片片貝殼組成像毬果的擺飾,是苟嘉章最喜愛的收藏。

冬季享受雪景泡溫泉

以前的苟嘉章就和大多數人一樣,總想著有些事等某件事做完、或以後有機會再做,殊不知這麼一等就遙遙無期,甚至再也沒機會了。他自嘲,自己念研究所、工作都在美國西部,卻從來沒去過大峽谷,以前總是想下次有機會要去,但一次拖過一次,終究都沒實現。不過,隨著年紀漸長,心境有了轉變,尤其當身邊傳出親朋好友身體欠佳的消息,讓苟嘉章更有所體悟:人要珍惜現在,活在當下。
說到日本旅遊,苟嘉章一定會享受冬季泡溫泉的樂趣。星野集團旗下位於輕井澤的虹夕諾雅飯店、北海道的鶴雅集團酒店等許多五星級溫泉飯店,都是他的最愛。「看著雪在後院下,泡著熱氣騰騰的溫泉,在個人專屬的池子裡,喝上一盅小酒,多舒服!」苟嘉章描繪著,彷彿眼前就有純白無痕的雪景和熱呼呼的溫泉。
不只是溫泉,苟嘉章也愛踩沙灘,去過的著名沙灘超過100個。唯一讓他心頭「蕩漾」的是在菲律賓巴拉望Amanpulo島的沙灘,那是他魂牽夢縈了5年的地方,終於在去年4月踏上這個小島。「沙灘又白又淨,沒有一顆小石頭或貝殼,只有白沙和海風,在這裡可以不受打擾地享受寧靜,放空腦袋,讓心情平靜。」苟嘉章說。
說來,能夠成功圓夢,也是因緣際會。過去,不是時間不配合,就是沒有空房,始終未能成行。就在2017年,他入住東京安縵酒店(Aman Tokyo)時,和酒店總經理聊天時提及此事,因屬同一集團,經由該總經理牽線,在3個月後苟嘉章接到Amanpulo總經理的邀請,終於順利成行。
已走過世界不少國家,苟嘉章說,好好仔細的環遊世界,是他退休後的心願。在他個人臉書上,瀏覽他的貼文,如同跟著他遊覽了世界一番。
至於旅遊對他經營事業的影響,他表示,可以平衡工作的壓力,讓他在做決定時避免因情緒而影響,或做出錯誤的判斷。
除了旅遊,苟嘉章也算是一名「吃貨」,「全台灣沒有太多人比我更懂吃、愛品嘗美食!」他自信地說。他說,全世界美食很多,吃也吃不完,尤其特別偏好牛肉、義大利與日本料理。一邊聊美食,一邊拿手機,秀出一張張的美食照,每張照片的菜餚餐點令人垂涎欲滴。
苟嘉章幾乎吃遍台北的美食,就連甫於去年底開幕的微風南山,進駐的將近60家餐廳中,他只剩1家餐廳尚未光顧。除了自己無法拒絕美食外,應酬滿檔,朋友熱情邀約,是體重過重、身形圓潤的主因,「美食誘惑當前,這叫我怎麼節食嘛!」苟嘉章笑著說。
 
苟嘉章愛品嘗美食,圖為微風南山新葡苑46螃蟹料理。

一年40周當空中飛人

一年52周中,總有40周在當空中飛人,苟嘉章飛遍全球,接觸不同客戶與夥伴、增長視野。他說,從早期開始,客戶就都是國際大廠,從客戶身上學到很多,得以培養自己國際視野和恢宏氣度,眼光可以放得長遠。「經營一家公司,尤其需要宏觀的氣度和雅量,否則不適合作為公司領導人。」
慧榮最看重的公司文化是「誠信」。苟嘉章認為,「有誠信的人聚在一起做決定快,做事業放心,不會有不法事情發生,有利於建立團隊文化,能和客戶及員工建立夥伴關係。」因此,慧榮不採取打卡制,不鼓勵加班;公司內部不搞小圈圈,禁止人身攻擊。
此外,慧榮講求透明化,每季召開All Hands Meeting,由經營團隊公開對員工進行報告,從總經理說明現況與未來展望、財務長分析財務數據、市場行銷副總對未來產品的規劃藍圖、研發部副總對研發成果發表與未來計劃等,都讓員工對公司營運狀況有所了解,也能清楚公司未來方向,有助於凝聚大家的向心力。
17年過去,現在慧榮員工規模已從當初苟嘉章創業的50人大幅擴增了逾25倍。苟嘉章說,2002年回台灣創業,感受很深,因為台灣人才很好用。台灣擁有優秀的研發人才,肯拼、願學,為了公司需要,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專注於工作上,穩定性相對高,讓他很感動。
他觀察台灣培養很多半導體人才,從20到60幾歲都有,尤其是已退休的這一輩,有豐富的實戰經驗,可幫助台灣產業,應該善用這些人才。
苟嘉章說,最近美國在台協會(AIT)找上慧榮,希望聯合台灣與美國在半導體產業攜手合作,促使台灣企業增加在美國的投資,加強雙方技術開發。但是,目前川普政府的移民禁令,讓外國留學生很難留下來,加上美國年輕一輩學半導體的人才較少,不足以吸引台灣廠商在美國增加半導體投資,因為可能會面臨人才缺乏的窘境。為此,AIT邀請幾家台灣半導體廠一起參與遊說美國商務部,能夠鬆綁移民法規,結果如何,後續靜待發展。

苟嘉章自小就屬於頂尖學生,但大學聯考卻馬失前蹄。當初他的第一志願是台大電機系,沒想到數學科失手,讓他考上交大控工系,跌破大家眼鏡;但現在他真的很感謝到交大念大學,認識很多好同學與好教授,也改變了自己。
交大畢業後,苟嘉章到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就讀,還沒畢業就在矽谷找到工作,可惜公司不久後因經營不善大規模裁員,他輾轉來到慧智電腦(Wyse)服務,並開發全球第1台超薄型電腦。隨後他加入WD擔任多媒體產品主管,一路做到副總兼總設計師。
1995年底,苟嘉章決定在矽谷創業,成立Silicon Motion,也就是慧榮科技的前身,是當時僅次於nVIDIA和ATi的全球第3大筆電繪圖晶片獨立製造商。歷經2000年網路泡沫化,隔年又發生911恐攻事件,重創美國經濟,公司也面臨經營危機,計劃掛牌的美夢隨之破碎。在當時的大股東漢友創投建議下,加上台灣半導體產業正蓬勃發展,苟嘉章決定回台灣找機會,並於2002年與台灣的慧亞科技合併,正式更名為慧榮。
對於當初的協助,苟嘉章迄今都相當感謝漢友董事長周邦基與總經理林宗潭,出錢出力讓SMI回到台灣,這件事還成為矽谷的一個案例,不少新創公司以這方式遷回到印度、中國、台灣。
就在苟嘉章回台就任總經理的同一天,前慧亞的財務長等4位副總級主管同時辭職。人才求去,還背著呆帳,資源極度缺乏,公司前景不明。在這樣的窘境下,苟嘉章冷靜分析產業狀況後,決定放棄原有記憶體模組市場,轉而投入NAND Flash控制晶片設計領域,並決心要以紮實的技術能力為突破點。
顛覆以往「雙贏」思維,苟嘉章說,慧榮追求的是「共贏」,思考如何與產業鏈夥伴共同受惠。苟嘉章認為,提供完整的服務鏈,遠比產品價格更為重要。慧榮提供的服務從系統設計、製造,一直到售後服務全包含在內。慧榮堅持技術紮根,並以成就客戶心態提供服務,客戶自然放心下單給慧榮。

慧榮很多隱形富爸爸

他表示,慧榮的角色是中立的,就是要幫上游的記憶體廠,下游的模組廠,提供最好的solution,不跟客戶競爭。所以,在Flash控制晶片業界普遍都會找個「富爸爸」支持的生態中,慧榮始終沒有加入,但是這些富爸爸們依舊是慧榮的重要客戶。「雖然慧榮沒有實質的富爸爸,卻有很多『隱形』的富爸爸。」苟嘉章形容。
經歷合併、財務危機與同業官司訴訟等多次危機後,慧榮不斷深耕技術、吸引人才、建立全球夥伴關係,如今穩坐全球NAND Flash控制晶片設計公司龍頭。苟嘉章說,未來將不能只看NAND Flash,記憶體新技術正在改變,許多新的架構正在形成,像是2020年進入5G時代,自駕車、人工智慧、物聯網等新興應用興起,市場商機無限,慧榮將不會缺席,並且要繼續維持non-volatile memory(非揮發性記憶體)控制晶片領域佼佼者的龍頭地位。
 
苟嘉章在埃及購買的擺飾。

中南半島裝飾品,富民俗風情。

苟嘉章(右2)熱心參與公益活動,陪小朋友搓湯圓。